律师娘/不可不知的婚姻真相

收藏:658

图/Shutterstock

律师娘/不可不知的婚姻真相

亲爱的女儿,晚点,妈咪要带着哥哥去台中找一对难能可贵的夫妻叙旧,他们两个都是妈咪的国中同学,而且还是当时的班对。真不可思议,两人牵手了二十余年,安然度过了轻狂青春期、放浪大学生期、社会新鲜人期、成家立业期⋯⋯现在则是共同拥有两个跟妳哥哥差不多大的女儿,漂亮又讨人喜欢,简直是童话故事现实版!

妈咪这几年在事务所看过不下千对面临婚姻关係破裂的夫妻,坦白说多少影响了我对婚姻的信任感。特别是和妳爸比携手度过的日子里,起起伏伏的境遇,让我常常对于婚姻关係的维持处于希望、失望、希望、失望不停地交错中。偶然开始的写作机会加上工作中遇到庞大的参考值,让我尝试认真思考、解析:一段婚姻美满的要件究竟是什幺,又是怎样的关键因素让它走向破灭呢?

在爸比的事务所里有许多对婚姻失望透顶、甚至对另一半深恶痛绝的当事人,每每提起曾经牵手的配偶,彷彿是结下血海深仇的敌人,甚至所做出的许多行为,只是为了向对方报复,最后陷入两败俱伤的局面。曾经相爱而共许承诺的两个人,为什幺走入婚姻之后,会累积出这样的仇恨呢?真要深究起来,会发现许多伴侣关係破绽的开始,只是不值一提的生活琐事,最后积怨却如同滚雪球般,变得越来越巨大,最终吞噬了两个人之间的爱。

或许是婆媳之争,或许是财务纠纷,或许是观念歧异。很难想像同床共枕的亲密,居然敌不过生活中枝枝节节的干扰。

我也曾担心过,和妳爸比之间,难道不存在着这样的风险吗?我执着的摩羯座性格,遇上妳爸比善变的水瓶座特色,初交往时,对彼此或许是无法预料的惊喜,但相处久了,就必须克服想法上的许多差距。相似好?还是互补好?恐怕没有正确解答。有时候两人怎幺沟通都没有共识时,我也会闹脾气,说出不理性又伤人的话语。在爱中,妳常常会在做完自己后,回头看看,好像又一点都不像自己。

宝贝,妳知道吗?要和一个人安然度过婚姻里的风风雨雨,比决定牵起一个人的手还要困难得多,妈咪有时候会想,乾脆不要管什幺关係经营,就放手让它去吧!该走的自然会走,该留的自然会留,我不喜欢自己的喜怒哀乐老是要被人牵动着。

看看我们事务所里闹婚变的当事人,漂亮的有、贤淑的有、正当青春年华的有,甚至一手掌握家中经济大权的,更是不在少数,因此任何对婚姻病免疫的预防针,恐怕都不存在吧!

只是,看着戏剧里上演着一齣齣浪漫情节,我相信多数人仍渴望这辈子能有一个人走入自己心中的祕境,来一场厮守终身的对话吧!难道这真的不可能吗?

关于婚姻,妈咪看过一本被奉为圭臬的长销书──《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由家庭治疗师约翰.葛瑞博士执笔,以诙谐又易懂的笔法点出「男女大不同」这个基本事实。因此我们不必对一个和我们完全不同的人苛求无所得后,再跟自己过不去。

他说的没错,来自火星的爸比偶尔会说,想去一个人的洞穴自己静一静;而来自金星的妈咪,却会为了他的这种想法感到孤单。如果我能接受作者所说的「男女本质大不同」,大概有将近一半的争执可以不用发生。

然而,道理说来简单,在一段长期关係之中,难免还是会对彼此的不同感到委屈、气愤或是难以接受。

打个比方吧!前一阵子爸比突然告诉我,他即将要和朋友去骑车环岛十天,虽说这个活动是在得知妈咪怀孕之前报名的,但此时此刻妈咪正大腹便便,还带着活泼好动的哥哥在身边,加上忙碌的工作,爸比又不在身边,妈咪再坚强也忍不住惴惴不安,所以开始对爸比心生不满。

我心里想:「他根本就不爱我!至少,他一定爱自己比爱我多很多!不然怎幺能够连一声招呼都没打,报了名才来告诉我。」

还有:「他一定不在乎我的想法!否则,怎幺可能整整十天丢下肚子正大的我,只为了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最开始,妈咪的想法是这样,也因为这些情绪波动,跟爸比做了许多无效沟通。但他,依然故我,而我则是觉得罢了,强摘的瓜不甜,把他留在我身边,我们大概也只是吵十天的架。

总之,看着爸比的心意已决,即使我怎幺闹脾气他也不为所动,似乎没有任何天大的事能够改变他的决定,妈咪只能选择接受,儘管心中依旧满腹委屈。

随着出发日逼近,我的想法渐渐有了转变,每个人看事情的角度不一样,虽然我还是不懂爸比那种搁下大肚婆的角度,但我再怎幺为难彼此,也不会改变任何现状。留下,他不开心;出走,我不开心,既然如此,我何不开始计划接下来要跟哥哥(当然还有妳)做些什幺呢?

就这幺碰巧,妈咪居然在此时,收到一位朋友随意转传的文章。内容是一对知名的作家夫妻,老公在完全没有前兆跟理由的情况下,突然深夜告知婆隔天要一个人去骑车环岛,可想而知,老婆当然大发雷霆:「要环岛,为何不带着一家人一起去?」还抛下了狠话:「出去了就不要回来,你怎幺还是像以前一样任性不负责任。」

妈咪超想跟这位女作家握手拜把的啊!「妳懂我的。不过,至少妳那时没有大肚子。」我想跟她这幺说。

别看我写得哀怨,其实我一边写,一边笑出来了。很多时候,拿着自己最鲜红的血肉去面对无可奈何的困境,反而有种跨越酸楚的痛快感,但最大的差别是,这篇文章是那对夫妻中的老公写的,我因而得以从另一方的角度来重新评价「只想要一个人去做」这种想法。

「为什幺你们就是要这样不容商量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的义愤填膺,逐渐被好奇与无可奈何所取代。但看样子,与爱无关,还真如约翰.葛瑞所说,就是男女本质上的不同。

我记得那位老公在文章中这幺说:「因为想送自己一个特别的生日礼物,做一些毫无理由的事。」豪气中彷彿真有几分能让人理解的正当。但我想,就算全世界都能理解,一定至少有一个人不能理解,那就是他的老婆!就像我不能理解妳老爸一样,但总之这是夫妻间互动的常态,与不爱了、腻了、倦了都无关。

后来那位作家老公,把他的环岛计画从三天两夜缩短为五个小时。当天回到家他吃着老婆煮的晚餐,一家人像什幺事都没发生过。我不由得想,这就是夫妻吧!一部分的包容有人来扛起、一部分的妥协有人来吸收,然后一起「真心」地「勉强接受」,缺一不可。

回想起妈咪见过的那些失败的婚姻,一开始也不是哪一方完全不好,而是两人不知道如何处理这样的不同,又在遇到问题时,净是接收外界一味煽动的讯息,点燃对彼此的不信任与忿恨,把一方看成是另一方的受害者,然后举起旗帜,吆喝身旁的人声讨对方,把关係带向不可挽救的境地。妈咪不要妳变成那样的女生,因为,当妳结束一段关係后,如果把怨恨与不满带入另一段关係,是很难找到幸福的。

现在的妈咪,尝试努力理解自己和爸比的不同,吸收、消化,然后「勉强接受」,祝福爸比快快乐乐出门,平平安安回家。等他前脚踏出去,我们就来party all night !

本文出自《世界这样残酷,我们仍然温柔以对》三采出版

 律师娘/不可不知的婚姻真相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