忌日快乐!莎士比亚─《新贵》(Upstart Crow,20

收藏:353

  「罗密欧,罗密欧,为何你是罗密欧?…吼!爸!没人会这样说话啦!」

  「那是诗歌啊,亲爱的女儿~为了我的新剧起见,你可否忍耐一下继续念?」

  今年(2016)是举世知名的英国剧作家莎士比亚逝世四百年週年,免不了有各式各样纪念活动。然而英国公共电视台BBC讚颂莎翁的方式,却是拍一系列六集的历史爆笑情境喜剧,彻彻底底的恶搞他一番。从剧名《新贵》(Upstart Crow,全译应为『乌鸦新贵』)开始,就引用莎翁当年死对头罗伯特‧葛林骂他的话:「一只名声大涨的乌鸦,不过是妆点了我辈的羽毛而显得漂亮。」认为莎士比亚不过就是个爱堆砌词彙的乡下人,无法与真正的知识分子相提并论。

 忌日快乐!莎士比亚─《新贵》(Upstart Crow,20

  《新贵》一开场就充满喜感,莎士比亚全家人坐在乡间客厅家中。妻子安妮在缝纫,莎翁的父母在喝茶跟抽菸,青春期的女儿苏珊娜愁眉苦脸的念着《罗密欧与茱丽叶》的对白,提供莎士比亚写下去的灵感。

  「但我觉得『为什幺你是罗密欧』(Why are you Romeo?)不太合理,大家一定会以为你是想写『罗密欧你在哪里』(where are you, Romeo?)但是写错了。」安妮一边缝衣服一边建议。

  「但是,我的挚爱,」莎士比亚文雅地反驳,「我想表达的不是『你在哪里』,而是『为什幺是你』,懂吗?他们两家是世仇?」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里应该写成『为什幺你是蒙特鸠』。」苏珊娜插嘴道,「因为他的姓氏才是重点啊?」

  「…我觉得大家不会误会的。」

  「嗯哼,」安妮拿着针线想了一下,「不,我觉得大家一定会误会的。」

  莎翁的老爸老母跟女儿一起点头附和。

忌日快乐!莎士比亚─《新贵》(Upstart Crow,20

  这就是一代新锐剧作家莎士比亚典型的生活日常,父亲是商人,母亲是农妇,剧情设定中母亲始终看不爽他的太太安妮,因为莎士比亚十八岁时「遭到粗俗的老女人诱拐」,与二十六岁的安妮奉子成婚,两人的第一个小孩就是典型的烦躁英国青少女苏珊娜,总是发出「吼!」「呃!」「啊!」之类只有一个音节的愤怒吼声。

  一般人以为的那种「爸爸\丈夫\儿子是名作家好棒,我想第一个读他的新剧本!」天伦美景,《新贵》完全不曾出现,取而代之的只有莎士比亚被全家吐嘈「讲话与行文方式一直倒装很怪」,必须跟满脑子只有钱的剧场仲介周旋,以及讨好驱炎附势的贵族大臣等等身为剧作家的现实问题。剧中比莎士比亚更凄惨的,只有他们家的母鸡「咕咕夫人」──每当找不到鹅毛笔,莎士比亚就会拔咕咕夫人的尾羽来充数,然后咕咕夫人就因为身心受创不愿意下蛋,让安妮做饭时很困扰。

 忌日快乐!莎士比亚─《新贵》(Upstart Crow,20

  《新贵》剧中还有一个不断出现的角色,有点类似莎翁情史的恶搞版本。莎士比亚在伦敦租赁处,房东之女年轻貌美名叫凯特,她一心想成为演员,无奈那个时代所有戏剧角色都只能由男人来扮演。因此凯特非常悲催,总是想尽各种手段夺得演出机会。

  凯特:「(怒)为什幺我不能当演员!」

  莎士比亚:「(大惊)亲爱的凯特,这幺一来胸口的两颗椰子壳就放不进去了。」(当时男演员反串女角,会在胸口放椰壳以追求逼真度)

  凯特的爸:「对啊,椰子壳要放哪?」

忌日快乐!莎士比亚─《新贵》(Upstart Crow,20

  当然,免不了也会出现让莎士比亚「自我感觉不良好」的同业竞争者,譬如马罗(Christopher Marlowe)。马罗不仅帅气头髮多,而且还读过剑桥大学,行事作风各种潇洒。按照安妮的观察是这样的:「马罗?喔你说那个会让你厌恶自己的人吗?」

  「我才没有…」莎士比亚弱弱的反驳。「我干嘛因为他而自惭形秽?」

  「嗯,像是他的头髮很多,但你秃了?」

  「我才没有秃!我…我只是…眉毛生得比较低。」

忌日快乐!莎士比亚─《新贵》(Upstart Crow,20 

  有一些研究指出,在莎士比亚与马罗共同生存的时代,马罗的名望还比莎士比亚高。但这是搞笑情境剧,所以马罗会开朗的说:「威廉你真棒!哪像我连『月』这个字跟什幺押韵都想不到。(马罗的专长之一是『无韵诗』)」接着趁莎士比亚不注意的时候把他的新剧本偷走。

  当每集结束之时,莎士比亚必然与太太安妮坐在摇椅上悠闲地抽菸斗。讨论着最近发生的各种怪事,然后一笑而过。荒诞讽刺的感觉里,每每都还留有一点温馨。这种庆祝文豪忌日的方式,果然是非常英国呢。

忌日快乐!莎士比亚─《新贵》(Upstart Crow,20

 影剧资讯

《Upstart Crow》-BBC,2016 [开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