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代寮国华裔出逃记(下):破陋难民船载孕妇,飘摇四个月无

收藏:494

本文上篇请见:70年代寮国华裔出逃记(上):当年摸黑险渡湄公河,30年后金边大团聚

从澳洲前来金边参加「2013年全球寮都校友联欢会」的张世强,向我反映这宗1977年寮国华人难民的故事:「力拉号难民船事件」(Likda Incident)。

他说,这宗船民事件可以拍成电影或写成一本书,记录下寮国华人这段血泪史,让年轻一辈知道寮国华人的沧桑经历。张世强本身是前寮国难民,目前定居澳洲。

张世强提到,在寮国赤化之后,华人人心惶惶,许多人冒生命危险偷渡湄公河,进入泰国境内的廊开(Nong Kai)难民营和乌汶(Ubon)难民营,苦苦等待西方国家同意收留他们。有一批难民误信泰国人,以为通过他们的管道,乘船离开泰国,很快就会获得他国收留。

这批难民有250人,每人需付出一定数额的美金给安排船只逃难的人。

他们被带领到暹罗湾海滨,下船出发,渴望投奔自由。上了船后,他们才发现这是一艘陈旧的船,无可奈何,登上了「力拉号」,听天由命,出发远航。

于是,大大小小250多名难民登上这艘破烂的船只,冒着惊涛骇浪,在南中国海前进。船向南行驶,经过马来西亚,马来西亚不收留他们,到了新加坡岸外的海上,船坏了,引擎不动了。这批人被困海上,他们希望新加坡会同情他们的处境,收留他们, 但是新加坡政府态度坚决,不准他们上岸。

「力拉号」停泊于新加坡岸外海域四个多月,2百多难民被困海上,历尽煎熬,呼天不应,呼地不灵。有位女难民杨素群在船上快要分娩了,却不获准上岸生产,最后幸亏有好心人以人道主义理由,偷偷安排她登陆分娩。

70年代寮国华裔出逃记(下):破陋难民船载孕妇,飘摇四个月无
6人结伴同游柬北拉塔纳基里省。前排左起澳洲张世强夫妇、法国薛俊乾,后排左起为笔者、美国薛俊发和加拿大温耀潮。

张世强说,这名女婴取名为玛丽莎(Malisa),以纪念难民船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岸外受困的这段经历。今年玛丽莎已36岁了。

庆幸地,有位澳洲记者获悉有一艘难民船被困新加坡岸外海上,亲往探访,写成新闻,发表在澳洲报章上,引起震撼。于是联合国难民署和澳洲政府伸出援手,设法解救这200多名被困海上的难民。澳洲政府接受收留70多位「力拉号」上的难民,法国收留大部份难民,瑞士则收留船上的孤儿。

在悲剧发生的时候,有人铁石心肠,幸好也有人雪中送炭,让这些苦命人对未来有了希望和前景。前后经过6个月的海上煎熬,「力拉号」上的难民终于脱离苦海。他们移居他国后,发奋图强,再闯出一片蓝天。

「力拉号」女婴玛丽莎的父亲黄汉民后来在澳洲从事採矿业,并把事业发展至非洲,在非洲开採黄金和宝石。黄汉民和船上另一位难民刘锦源都到金边参加全球寮都校友的团聚大会。

张世强说,他与太太比较幸运,人家是千辛万苦,冒着生命危险,乘船偷渡,游泳偷渡和走路逃难,他们却是坐飞机离开寮国。在1976年初,澳洲政府决定收留500名寮国难民。于是他们夫妇成为寮国政权更替后第一批移居澳洲的寮国华人难民。

到澳洲后,张世强自强不息,努力进修,取得博士学位,出任澳洲移民厅长官,积极协助想移居澳洲的寮国华人。

破陋难民船飘摇四月苦无援手 临盆孕妇幸得民间相助

过后,我与当年在「力拉号」难民船上的黄汉民取得联络,原来有十多位大难不死的船上难民,到金边出席全球寮都校友大会。黄汉民在电话上说,「力拉号」在启航时,船上有250位难民,两位婴儿在船上出生,包括他的女儿玛丽莎,最后船上载着252名难民,分别由西方国家收留。

黄汉民说,「力拉号」是艘己报废的1500吨油船,是由一个设在纽约的宗教组织〈世界五大宗教协会〉出资买下,作为运载印支难民投奔怒海,寻求他国庇护之用途。这个组织的人到泰国与他们取得联络,收取一定的费用,安排他们出海逃亡。

他回忆当年在漆黑的夜晚,先乘小船出海,寻找公海上的「力拉号」的情景。他说,当年没有卫星导航系统指引,在漆黑的暹罗湾海上摸索,找不到「力拉号」,万分焦急。最后终于找到这艘难民船,250多人才登船出发。

他说,船抵达新加坡岸外海上,机械损坏,受困海上,地点就在离马来西亚柔佛州东南四湾岛不远的海域。新马两国政府都不准他们登岸,而且不准他们与外界人士接触。不过在海上捕鱼的四湾岛渔民同情他们的处情,暗地里与他们接触,提供食水,帮他们寄信。通过他们的协助,信发至日内瓦等各地有关难民机构,呼吁解救受困海上的200多名难民。

黄汉民说,妻子杨素群在船上快要分娩了,十分焦急,幸好有位好心的马来西亚水警得知情况,于心不忍,偷偷安排她上岸分娩。黄汉民表示,他要感谢四湾岛乡亲父老渔民和当地的一些水警,在他们于海上陷入绝境时,伸出援手,帮忙寄信求援,提供食水,让他的二女儿玛丽莎顺利在四湾岛上出世。

黄汉民补充道,受困新加坡岸外海上的四个多月期间,庆幸有「百细广隆商号」老闆吴惜花的连络安排,获得新加坡德教会伸出援手。在这段苦难的日子,大部份澹水与粮食都是由新加坡德教会供应,直到联合国难民机构把他们送上飞机,来到澳洲。对他们的恩德,船上难民终身难忘。

在四湾岛岸外海上煎熬长达4个月,最后才获西方国家收留。黄汉民说,在澳洲定居后,他又前往东非坦桑尼亚从事开採红宝石。

70年代寮国华裔出逃记(下):破陋难民船载孕妇,飘摇四个月无
1978年在难民营内等待西方国家收留的寮都校友。
生活安定回馈族群

经历曲折的人生道路,这批经过儒家思想教育的寮国早年华校生,晚年更加珍惜昔日同窗情谊,尤其可贵的是他们乐于回馈社会和族群。

全球寮都校友会会长徐满昌回忆道,「我以难民的身份来到加拿大,这一年我21岁,一无所有,语言又不通,困难可想而知。我到夜校补习,狂热学习语言和知识。现在我工作稳定,生活安逸,家庭美满。我的人生哲理是,人除了追求自身的生活安逸外,还要贡献社会,回馈族群,担任非营利团体的领导,本着『取于社会,用于社会』的精神,贡献自己的财力。」

张雪暴老师从1959年至1975年在永珍寮都中学任教。他指出,寮都中学宣扬儒家思想。这些在儒家传统教育中成长的学生,许多知书达理,敬老尊贤,力争上游,有守有为,遍布全球,为母校寮都争光。

几天来,有机会与这批来自世界各地的前寮国华人难民相处在一起,让我进一步体会到政治因素带给东南亚华人极大苦难,以及早年东南亚华文学校致力宣扬儒家思想的影响作用。

延伸阅读:

70年代寮国华裔出逃记(上):当年摸黑险渡湄公河,30年后金边大团聚东南亚国旗的故事(一):越南、寮国、柬埔寨柬埔寨百年老校口述史:历经华人在红色高棉惨遭屠杀,及华文教育的全面摧残

*你对这篇文章谈的议题有其他想法吗?我们非常希望收到您的投书,请寄至asean@thenewslens.com,主旨处请注明,谢谢。